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散文诗歌
河街
2019-05-07  来源:本站原创

□ 周邦基JTD安康新闻网

汉水不负巴蜀荆楚通津之谓,安康则得舟楫之便,有“运不完的兴安州,填不满的水码头”之说。山货云集,码头的形成,又使得高檐厚壁的板门小店,背城临水形成了数里长的河街。此河街又以安康城的自然地理环境分作三段:“水西门”以上为上河街,“小北门”以下为下河街,此两门之间则为中河街。街南依偎于城堤之下,宽处青石条铺就的岔道如阶梯状,随坡就势在板门小店间,大街套着小巷层层向高处延伸;街北紧临汉水,窄处大木桩支撑起的吊角楼,凹凸交错多集中在中河街一带。后因汉水经年侵袭,至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,此类吊角楼便销声匿迹了。JTD安康新闻网

河街的店铺多为高檐瓦屋,假檐两层的两坡水平房夹杂其中。朱红的廊檐柱头,墨黑的窗棂隔木,犹如《清明上河图》之古韵遗风。沿河西起“王公台”,东至“四王庙”,大小江舟泊岸卧波,每日多达两千余艘。致使家居上河街的张姓“竹木行”的木排或竹筏,不得不停靠在西堤以外的河岸。因为如此,又使得“玉生源”“德丰祥”“德新久”“德新合”“协顺成”“协昌永”“万有福”“正新霖”“聚合成”“新有成”“永远恒”“诚意生”……数十家从事航运业的大大小小的商号,遍布城区内外。在上、下河街为航运业服务而专门制作“千担”(纤绳)的篾匠,及修船与造船的水木匠比比皆是。JTD安康新闻网

每至夜晚,明月高悬,无数江舟灯火如星;江波闪烁曲折摇曳,宛若银蛇滑动,形成古兴安八景之汉水晴波、长滩渔火。常为文人墨客、吏仕贤达所吟唱。待夜里安康城四围的城门关闭后,河街便又成了“不夜城”。饭馆,蒸炖煎炒、油炸汤浇,喷香味美;酒馆,有陈酿酒,斟出来赛过琼浆;茶馆,有新春茶,捧到手香欺丹桂。跑堂声、唱曲声、说书声以及猜拳行令之声汇入夜市人流,一派繁荣景象。JTD安康新闻网

在上河街“陈公台”的上游,旧有江西客民所建之会馆“万寿宫”。清同治六年(1867)会馆在其庙会上演了一出《破洪州》。洪州,江西南昌旧称。就那么巧,当年会馆就被洪水所圮毁,迁入老城后江西人就不许再在会馆演出此戏。故今人有讹传安康旧为洪州者说:若演了《破洪州》,汉江河就要涨大水。不过,那场洪水过后所留下的残垣断壁,在当时又成了乞丐们的栖身之所,据此又在安康城留下了一个歇后语:叫花子住的万寿宫———富大家虚。《鲁氏续府志》曾言:“庙圮于水,而大门之石工犹巍然独存。今之石工则叹为弗如也。”可惜,该牌坊式石门楼最终又毁于百年之后的1967年“8·20”后的第一次“武斗”。JTD安康新闻网

水西门原为一瓮城,瓮城外旧有祀奉着汉江水神的“四王庙”。道光元年(1821)夏六月,汉水淹没郡城为灾,水退城圮而庙岿然独存。郡人以神著有威,待复修时,请于当道,遂将此庙移建于瓮城之中,谓之“平浪宫”。每年六月初六,以船夫为首的凡依靠汉水讨生活的各行各业,会轮番承办感谢“平水明王杨四将军”,民间俗称为“谢将”的“六月会”。会期往往一办就是半个多月到二十来天,是城区中规模最大、时间最长的庙会。JTD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殷婷)